是瓶叽不是砰叽

MHA中毒/幼驯染专业户/胜出不拆不逆洁癖!!/切上不拆逆/其他杂食!

【全职高手】【邱叶/叶邱无差】光芒尽头

书记官的羊蝎子:

*叶修退役后设定。私设多!趁原作还没打脸先疯一把!

  

===============

 

晚饭之后陈果照例去网吧安排布置实况转播的场地,转头就看见叶修一个人站在几排电脑后面。还是那副几天没打理自己的样子,混在网吧昼伏夜出的芸芸众生里毫不突兀。

 

这时候大部分目光都落在投影屏上,后面光线暗,没人发现他。

 

陈果让前台妹子看顾着点,自己尽量不引人注意地退到后面,站在叶修身边用嘴型说:“你怎么来了?”

 

叶修稍微抬头示意:“来看比赛。”

 

陈果有点奇怪。叶修退役之后还留在兴欣,说是放手让年轻人闯,其实只是不上场罢了,训练复盘仍旧少不了他的过问。平时随队奔赴各地从未缺席,更别说现在季后赛第一轮已经打响,按理他应该和队员们在一起边看边分析,因为场上双方的胜者就是兴欣下一轮的对手。

 

她还没来得及问出“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看”,就从屏幕上找到了答案。

 

这是新嘉世回归联盟的第二年,他们首次打进季后赛。

 

尽管挂着旧日豪门的名字,如今的嘉世却毫无疑问是一支崭新的队伍。没有全明星选手,没有神级账号,没有可以提供经验的前辈。刚刚从挑战赛杀出血路的年轻人们凭着不服输的冲劲披荆斩棘,跌倒了无数次,也让所有人看到了他们拥有的潜力。

 

第十一赛季的夏休期,各种交易补强纷至沓来,新赛季的嘉世已然不可同日而语。虽然常规赛仍走得跌跌撞撞,最后几轮和数支强队在季后赛门口争抢得头破血流,但最终他们跨过了这道坎,站上了更高更残酷的舞台。

 

陈果想起了早上随手翻阅的几份报纸,他们不约而同将嘉世能否重拾辉煌作为看点。对此叶修只是笑笑说:“如果只是把这个当做目标,他们早就输得家都不认识了。”

 

陈果懂叶修的意思,围坐一桌吃早饭的兴欣队员们也都懂。

 

 

 

屏幕上双方的角色已经在地图两侧刷新,战斗格式照例作为嘉世的先锋出战。

 

解说笑称现在的联盟有孙翔的一叶之秋、唐柔的寒烟柔,再加上邱非的战斗格式,可谓是战斗法师人才辈出遍地开花的时代。

 

“我们之前介绍过很多次,嘉世战队这位年轻的队长邱非,当年曾经受过大神叶修的亲身教导……哦,那时候还叫叶秋。”光影掠过燃起一片火焰,解说的声音在画面外滔滔不绝,“邱非的操作果然带着强烈的叶秋风格……”

 

“你当年是什么风格?”陈果曾是狂热嘉世和叶秋粉不假,可她真不记得那时候有人对叶秋的操作风格下过定义。

 

叶修毫不犹豫地回答:“听他瞎扯。真能归纳提炼出个人特色还能被叫荣耀教科书吗,学生念了不是得偏科,分分钟被抓到弱点。”

 

陈果对此习以为常,转头继续看比赛。然而看着看着她开始赞同起解说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明明无论角色的装备外观还是操纵者的手法,战斗格式与一叶之秋都截然不同,但是陈果觉得她能够把那两个身影重叠起来。

 

一局结束,战斗格式胜出,不过血量所剩不多。

 

陈果放松了一下站姿准备看第二局,突然间觉得有些不习惯。叶修在这呆了这么久,居然一支烟也没抽。

 

“改邪归正啦?”她问。

 

“嗯?”

 

陈果做了个抽烟的手势,不过下一秒就无比后悔为什么要提醒他。

 

“没带烟来。”叶修的眼神还是没离开大屏幕,“要不老板娘行行好,网吧里的赞助我一包?什么牌子都行我不嫌弃。”

 

 

 

叶修回上林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登上QQ把从没整理过的好友名单拖出来。找到“嘉世-邱非”的名字并不用花太大精力,在一堆群魔乱舞眼花缭乱的ID里,它和它的主人一样安安静静地守了好几年。

 

叶修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对面像是早就等着似的,立刻有了回复:“前辈好。”

 

“还没休息啊?”

 

“在下文件,准备明天的复盘。”

 

叶修记忆里的邱非还停留在一心扑在训练上、外界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的少年时代,这回才意识到人家已经是战队队长了,带领的还是一群和他年纪相仿甚至比他还年轻的新兵。

 

他也不多话,只是发过去一个竞技场房间号和密码,在收到“稍等”的回复之后刷卡登陆荣耀。

 

邱非进入房间,看到对面是一个陌生的战斗法师。

 

他试着打字过去:“叶修前辈?”

 

叶修的声音从耳机里低低地传来:“不用打字了,说话吧。我没关语音。”

 

邱非扶了扶麦克风,轻声答了一句好。

 

“来一局?”

 

大概是因为习惯了职业比赛,邱非本来说话也不如行动多,他听到叶修的话之后只是按下准备,等待屏幕上亮起象征对决开始的五秒倒计时。

 

 

 

战矛碰撞在一起的时候,邱非脑子里全是那场长达二十三分钟的指导赛。那场比赛实在太漫长,长得甚至让他错觉那会贯穿自己整个职业生涯。

 

但是他很清楚现在叶修没有在打指导赛。叶修的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攻击性,连在键盘上飞舞的手指和叼在嘴边不落灰的香烟都能够一并想象出来。

 

那是带着他走进荣耀的引路人,是教会他如今所拥有的一切的前辈,是他最尊敬的队长和一直以来的信仰。

 

而此刻那一个人又一次告诉自己,他从未离开过。

 

“你有点走神。”他听见叶修说。对面的攻势却没有因为操作者在说话就变慢一丝一毫,战斗格式勉强躲过径直放来的大招,立刻又被普通攻击打出了几段连击。

 

“不要惦记刚才的比赛,也别惦记别的。”叶修让角色稍微后退几步,“三秒钟。”

 

邱非握了握拳头,在心里默数三秒钟,然后操纵战斗格式朝着近在咫尺的对手冲了过去。

 

 

 

金色的荣耀,属于邱非的战斗格式。

 

他从来未曾感觉到胜利是如此沉甸甸。嘉世的王牌一叶之秋、嘉世队长叶秋、豪门嘉世……这些词汇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遥远,碎在喧闹的时光后面。剩下的只有在透过耳麦传来的带着笑意的声音,那个声音的主人叫叶修。

 

“打得很好。”叶修说。

 

邱非努力让声线保持平稳回答:“没开修正场,前辈的装备和战斗格式差距太大。”

 

“赢了就是赢了嘛,别谦虚。”

 

邱非听到对面微弱而清脆的打火机声,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叶修接着说:“今天的比赛你们打得很好。”

 

“但是很可惜还是输了。”说到今天的比赛邱非倒是变得平心静气,“我们失误很多。”

 

“你发挥得很出色,另外几个年轻人有点紧张。下场继续努力,兴欣会在半决赛等着你们的。”

 

邱非突然想,如果这时候叶修还会像以前一样站在面前拍拍他肩膀,告诉他还有什么地方能改进就好了。

 

他知道叶修再也不会教导他任何关于荣耀的技术,他只会像刚才一样,在游戏里用兵刃的锋芒告诉他:带着你自己的信念,在你自己拼出来的那条路上,赢下去。

 

 

 

邱非想起他冲出嘉世俱乐部去找叶修的那天。一离开大楼的阴影遮蔽,炫目的阳光就铺天盖地汹涌而来,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那光太亮太刺眼,晃得他眼前白茫茫一片,还有杂乱无章的色块堆叠在一起摇摆。现在他知道了,自己必须笔直地迎着光芒往前走,忍受穿体而过的疼痛和无尽的迷惘,被包裹、被烧灼、被融化,直到浴火重生。

 

然后他也将成为灿烂的发光体,与万千星辰比肩。

 

-Fin-


评论

热度(110)

  1. 是瓶叽不是砰叽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