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瓶叽不是砰叽

MHA中毒/幼驯染专业户/胜出不拆不逆洁癖!!/切上不拆逆/其他杂食!

【胜出】Always(上)

又看一边,哭爆

格瓦拉:

#十年后梗


#有轻微出茶成分提及注意(走原著暗恋)


#涉及社会性抹杀注意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二十五岁的爆豪胜己活的肆意张扬。


 


No.1的职业英雄,行事蛮横出格,倨傲不羁,大众对他的评价两极分化毁誉参半,但这不影响他有超高的人气和大批的拥护者,随着他每一次出现与在公众中发声,都能激起群众最大的声浪。


 


他与当年的“和平象征”ALLMIGHT并不一样,或者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种单一的偶像崇拜,所有人眼里只有一个ALLMIGHT的社会,而是一个众星璀璨的时代。这个时代有活跃于灾难救援的轻灵、以超强的机动力与正义感闻名的英格尼姆、作战风格利落实力强劲但本人却拘谨内敛的SUN EATER……但无人可以否认爆杀卿——爆豪胜己是当代最耀眼的英雄,无人可望其项背。


 


有些人生来就是要站在众人之上的,他的崇拜者如此说道,他的故事从一开始就是传说。


 


 


 


 


有时丽日御茶子想,这世上可能只有她才会记得绿谷出久了。


 


时间真是可怕,它们就像那永远潮起潮落的海水,人们的记忆是沙滩上偶然划下的痕迹,海水日复一日的冲刷着,冲刷着,那痕迹没有人继续书写下去,于是就那么轻飘飘的不见了。


 


那些现在为英雄轻灵欢呼的人,那些为英雄英格尼姆欢呼的人,那些她走在路上与她擦肩而过的人,当年都曾经,或坐在电视机前,或在雄英的体育场上,为那个人欢呼过。


 


为绿谷出久欢呼过。


 


为那个未来得及出世的英雄“人偶”欢呼过。


 


他们的声浪一声高过一声,听起来热烈而兴奋,好像自己是在见证一个传奇的诞生。


 


但是现在他们的茶余谈资里没有绿谷出久,要是他们再次回忆起那场雄英体育祭,只会津津乐道于爆豪胜己作为一年级代表的“第一宣言”吧。他们夸耀道,惊叹道,你看,爆杀卿就是爆杀卿,他的首战就是如此的嚣张狂妄。


 


人们的记忆是很短的。


 


与她温柔可爱的外表不同,丽日御茶子是个执拗倔强的人,但并不代表她偏执,这些理所当然的事,她并非不能接受。


 


只是,有些人的做法,她绝对不能认同,她也绝对不能让步。


 


她站在爆豪事务所的楼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着光。


 


今天她必须了结一些事情,不然她无法真正的放下,无法真正的走出一段回忆,她将永远都是那个十五岁的小女孩,看着绿谷出久帅气的背影和疲惫却强撑着鼓励她的微笑,将那段青涩的暗恋藏在心底,做只有自己知道的梦境与秘密。


 


她曾经真的,真的很喜欢绿谷出久。


 


所以,她要保护他,不管面对的是谁。


 


因为,这已经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


 


 


 


“No.75,英雄‘轻灵’,做的不错嘛。”那个男人刚才似乎是在看书,他把书合上,只听到很响的“啪”的一声,他从高中起对待东西的力道就没个轻重,合宿的时候切菜一不小心还把菜板劈坏,这点他一直没变。


 


“好久不见了啊,‘大饼脸’。”爆豪胜己看了一眼怀表,很奇怪他并没有把怀表盖子打开,只是握在手里,很轻柔的摩挲着,丽日听见他似乎哼笑了一声,像嘲笑又像……调情。


 


“爆豪君,你还是一点没变,嘴巴还是这么臭。”丽日嘴上这么说,眼睛却止不住打量爆豪胜己。


 


变了,丽日想,爆豪胜己变了。


 


她这么多年一直都没与爆豪有什么联系,了解爆豪近几年的状况都是通过报纸和网络,以及周围人茶余饭后的闲谈。这是时隔多年两人的第一次相见,直到这时丽日才意识到距离那件事发生后到底过了多长时间,足够把当年那个性格糟糕的毛头小子变成如今……这样的男人。


 


因为个性经常需要动用上肢力量的原因,他的肩膀很是宽阔,裁剪合体的高订西装很好的勾勒出他华美的肌肉线条。这具结实的身体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但和高中时的大开大合不同,它们显得比从前要内敛的多,但这不意味着克制,相反,这些使他从各种意义上变得更为危险了。现在的爆豪胜己,优雅(在此之前丽日从未想过这个词可以用在爆豪胜己身上)危险的像只表面平静但蓄势待发的猎豹。


 


对了,丽日想起,爆豪的感情生活也是左邻右舍热议的话题,他刚刚分手的女友在英雄里也是以美貌而闻名的。丽日当时根本不信,1A的女孩子们私下里讨论过班级里的男生,爆豪胜己是第一个被排除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粗暴的举止和那烂出天际的臭脾气。


 


想想爆豪即使是高中时期也算的上是个帅哥,不过他经常会做出种种狰狞可怕的表情,久而久之大家也忘记了他的长相,只记得一个凶狠的模糊影子。




褪去了青春期的青涩和稚嫩,他的五官变得极为凌厉和英俊,整个人都散发着成熟男人满溢的荷尔蒙,即使没有No.1的职业英雄这层身份,他走在街上恐怕也会被不同年龄段的女孩子索要电话吧。


 


“你今天来见我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想和我增进感情吧。”爆豪胜己没有看她,他仍旧盯着手里的怀表,像是研究上面精美的雕刻。“听说你要结婚了,”他瞟了一眼丽日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恭喜。”


 


“日子是下个月3号。”丽日顺势把话接了下去,她没来由的觉得爆豪这句“恭喜”语带讽刺,他在嘲笑什么?她并不明白。“届时希望你来捧场。”她毫无感情,冷冰冰的答道。


 


丽日当然不会以为爆豪真的会去,所以她理所当然的听见爆豪哼了一声,“免了吧。丽日御茶子,你今天来难不成就是想告诉我这个的?”


 


丽日与爆豪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她高中喜欢绿谷,爆豪对绿谷的态度又很糟糕,所以对爆豪也谈不上什么好感。那件事发生之后,虽然她头脑明白一切不是爆豪胜己的错,但心理上接受不了,于是她有意无意避开爆豪,以至于这么多年连个照面也没打过,要不是两人至少还有个高中同学的关系在,恐怕现在是连陌生人都不如。


 


丽日并不在乎爆豪的恶劣态度,毕竟她来到这里,来到爆豪胜己的面前不是为了缓和两人的关系,可是她提起她要说的这件事,即使在心里已经演练了好几十遍,仍然无法保持内心的平静,她开口,竭力稳住的声线仍不免掺杂着一丝颤抖。


 


“是小久的事。”


 


爆豪的身形凝固了。


 


果然啊,丽日想,果然是这样啊。


 


“两个月前,我偶然去看小久曾经的博客,”她曾经无比庆幸网络这一点,它能保留很多的痕迹和从前的记忆,让这一切都有个可以追寻的源头。“结果原有的网址还在,但是变成了一个零食的销售网站。”


 


“我当时觉得有点不妙,就凭记忆去找小久曾经在网络上发布的帖子和回复,它们都消失了。”


 


“不是被注销,而是完完全全消失了,就像是被抹掉的一样。”


 


“我当即找了这方面的专家,委托她去搜索小久在网络上用过的所有id,结果全都查无此人,它们全不见了。”


 


“然后我就去了雄英,发现数据库没有小久的学籍证明,管理人员的解释是,雄英的教务管理系统两年前曾遭受过一次攻击,虽然很快就防御住了,但是丢失的数据,却是怎么也找不回来了,因为损失也不大,校方也没有继续追踪。”


 


“就连留存下来的小久的有关视频,也都被替换成了b班的一名学生,而那名同学,五年前因为事故在一次英雄任务中已经去世了。”


 


“我又去了小久以前的家,”引子因为绿谷的事悲痛欲绝,不愿意再在这里生活下去,就和绿谷父亲去了国外,一直都没有回来。“结果那里已经面目全非了。”




“全都变了。”


 


丽日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的声音里带了些哭腔,“全都……变了。虽然过去这么长时间有变化很正常,但是不仅是设施,曾经住在小久家附近的邻居,见过他的人……”卖给小久牛奶的便利店姐姐,平日给小久家送报纸的邮递员,小久放学路过的池塘,和她提起的幼时经常去的公园……


 


“……全都不见了。”


 


设施要么是不见,要么是彻底被替换成别的东西,人则是统统搬家无一例外。


 


“然后我打听到,小久家那个区域,是你投资改造的,因为改造旧社区,你甚至还得到了政府的表彰……”


 


爆豪不发一言。


 


“前几天……我看到了你最近的有关报道。你把一个抢劫犯打到半死,虽然那个抢劫犯背着好几条人命,确实是个人渣,但是比这更残暴的罪犯你也不是没有遭遇过,情绪也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虽然你的拥护者赞扬你以暴制暴,但是你的行为确实引发了对英雄管制的思考……”


 


“那个抢劫犯是个小个子,长着一头绿色卷发和绿色眼睛。”


 


“我知道你一直很讨厌小久……但是……但是!”丽日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她几乎是嘶吼出声:“爆豪君……!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你怎么可以再“杀死”小久一次!


 


“小久他……小久他是为了救你而死的啊!”




啊啊……这个死女人。


 


爆豪的鼻间弥漫着一股汗水、燃烧过的火药味和血腥气混合的味道。


 


这个味道让他想起了很多的事。周围都是火光,漫天死亡的气息,无数人痛苦的呻吟围绕着他包围着他,但是这些地狱般的景象都不如一个他耳边的嘶吼更摧残他的神经。那嘶吼如此恐怖,像是垂死的孤狼,又像是坠入地狱的圣徒,那嘶吼如此令人毛骨悚然,宛如有人呕出了灵魂,正拖着自己残破不堪的精神哀嚎。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发现这声音是他自己发出来的,他抱着已然死去的绿谷出久,像个疯子一样咆哮。


 


这是他无数个夜里挥之不去的梦魇,像个诅咒也像个祝福。















我当时真的只是想写个十年后的胜己……结果不小心听到打雷的young and beautiful……就……就这样了


以及没有胜茶 ,没有胜茶,没有胜茶。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

热度(1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