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瓶叽不是砰叽

MHA中毒/幼驯染专业户/胜出不拆不逆洁癖!!/切上不拆逆/其他杂食!

深夜没事摸头~今天店里好清闲~

@Quasar_G GG的点图!!!胜出高校pa!!!画的比较糙😂

今天的摸鱼!!手机扫图还蛮好用的~

上班在店里摸个鱼!!!动作有参考!bcy很好用了!!!

【胜出/勝デク】《震惊!两位英雄性格大变,竟做出这种事……》

诶?擦!!!我点错了!!!!

绿川川:







不好意思,上面的标题完全是误解向。

真正的标题其实是这样的:《当爱你已成习惯》①


好,不开玩笑了,祝各位食用愉快。


1.
绿谷常会和爆豪分在一组训练,一同出去实习还是第一次。

“这次任务很危险,一定得小心。”职业英雄一再强调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希望这两位不要出岔子。

很不幸的是,两人还是中了个性。

“哈?”爆豪刚醒来就看到保健室旁躺着“爆豪胜己”。这是什么情况,有两个我?不对。他掀开被子,一身墨绿色的战斗服,是废久的。

他从床上爬下来,身体使不上力摔了一跤,这声巨响,倒是把隔壁床的“爆豪胜己”叫醒了。

“诶诶诶——”那个醒来的人,惊讶得大叫。

“我?!两个我?”

“啧,开什么玩笑!”他扶着床从地上爬起来,无视隔壁那个赝品,他艰难地走到镜子前。

那是一张讨厌却看了十多年的脸,怎么回事啊,这个大眼睛,脸上的雀斑不顺眼,一头墨绿色卷翘的头发,乱糟糟的,战斗服也是土得掉渣,一点都不帅。爆豪在内心里把他全身都数落了一遍,最不顺眼的果然还是这张傻乎乎的脸。

“啊啊啊,小、小胜?”那个爆豪赶紧从床上下来,也像之前的爆豪一样,狠狠地摔了一跤。

“啊——?”他听着自己的声音,软声软气地叫着讨厌的称呼,他就火大。

“我们这是?!”

“废久,你还不明白吗?”爆豪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个身体,他走上前去,手搭在绿谷的肩膀上。

“我们两个中个性了啊,灵魂被互换了啊。”

“哈?”绿谷还不太清醒,他在努力回想当时的场景,一个穿着白色战服的女人,她朝小胜的方向冲了过去……

“别用我的脸摆出那副傻样!”

“你才是!”被打断回忆的绿谷,也有些不开心。

“什么?我稀罕你这张脸吗?我现在压着火的,压着想撕烂这张脸的火,废久。”他双手使劲扯自己的脸颊,眼睛都被拉成一条缝了。

“啊啊,小胜,快、快放手!脸会坏掉的,会坏掉的!”

绿谷劝了爆豪很久,他才肯放开出久的脸。脸像被马蜂蜇过一样肿,还红彤彤的。

绿谷内心不断哀嚎,心疼自己这张脸。

两人折腾半天,终于离开了保健室。其实是他们俩太吵了,被恢复女郎赶出去了。

他们先是把战服脱下,换成平时穿的衣服。爆豪压箱底的欧鲁麦特T恤被找了出来,爆豪则是在欧鲁麦特的周边T恤里面找无印花的衣服穿。结果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爆豪穿着一件有点皱的欧鲁麦特脸特写的限量T恤走出来,而绿谷穿着一件奶黄色的T恤,袖子还卷到了肩膀上。哦,对了,一位是正常穿法,一位是低裆裤。

“喂,爆……爆豪?绿谷?”本想和两人打招呼的切岛,先是被两人的着装给吓到了。

“啊?”后是被绿谷的表情震到了,完完全全就是一张爆豪脸,虽然有点肿。

“诶,啊,不是,那个你们俩是什么情况。”

“不关你的事情吧?”爆豪不耐烦的说道。

“那个,切岛,是这样的,我和小胜……”绿谷正手舞足蹈的解释道。

“哦!你们是在互相Cosplay吗?”切岛在脑子自动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Cos你个大头鬼啊!”爆豪控制不住自己想来个爆破,却一不小心打出了一个Smash,还好切岛够硬,接下了这一招。

“哇,绿谷你……”

“小胜!不要在学校用个性啊,还有你怎么会这么轻松就打出来了?用手掌打Smash……难道灵魂互换是连带天赋一起转换的吗?”他想吐槽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他打算一个一个吐槽完。

“闭嘴吧,废久。”他拖着172cm的爆豪走向教师办公室

“还有,1米6的视线真矮。”

“是1米66!”

“不都一样吗?”

“完全不一样啊,小胜你快给1米6的同学道歉呀!”

“才不啊!”

切岛看着两人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他仍搞不懂今天的两人是怎么了。

“哦,这样啊……”相泽消太他总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他吸着健康饮料从睡袋里爬出来。

“早就料到你们俩会出问题,我之前已经问过了……嗯……这个,敌人的分离个性是暂时性的,也就是说,如果你们灵魂和身体融合得不好,估计三天就换回来了。”

“请问,融合得好呢?”绿谷问道。

“一个月。”

“……”

“你们俩有什么感觉吗?”他打哈欠问道。

“像是什么?”

“身体不适应。”

“说起来,我和小胜刚下床的时候都摔跤了。”

“那应该就是这个了。”他坐在办公椅上。“先观察一段时间,我再去问问有没有办法尽快恢复你们。”

“好的……”

“总之你们这几天自己注意点,心境也会影响到互换。”

“嗯。”

爆豪先离开了办公室,回宿舍了。

时间已是傍晚了,他们俩都从房间里出来,去食堂吃饭了。

爆豪像往常一样点了激辣的拉面,他刚吸两口面条,就被辣椒呛出眼泪。真正的绿谷并不擅长吃辣,所以对于爆豪来说不辣的程度,对绿谷的舌头来说就是地狱。

连自己最爱的口味,都在想尽办法惹怒他,他怎么可能在辣面前屈服。很快一碗面就吃完了,爆豪从没觉得吃辣是件那么痛苦的事,嘴都肿了,舌头辣到没知觉,像狗一样张开嘴,吸气又吐气,辣刺激口腔分泌出更多唾液,不停地咽口水。

绿谷见状,给他递了一杯水,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脸上好像写着:“小胜,求你不要再虐待我的身体了。”

“嘁!”他接过水一饮而尽,走了。

回房洗澡时,绿谷见识到什么叫真男人了。

第二天,他们的身体还是没有换过来。

今天下午自由训练时间,绿谷倒是兴致勃勃,先试着用双手爆破让自己飞起来。没想到刚飞一点就栽在地上了,两边用力不均匀。适应一段时间之后,他又试着玩了两招,之前训练时偷瞄到的技能。

“我记得是……”把能力聚集起来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

瞄准训练用墙,他好不容易发出了这招,威力并不大,而双手已经疼得没法再抬起来了。

“小胜,果然……好厉害。”他擦擦头上的汗说道。

“用得烂死了。”爆豪走到他身边说道。“玩够了吧?”

“嗯,小胜你果然好厉害啊!有试过我的个性吗?”

“谁会试啊,无聊。”

“哈哈哈……”one for all居然被说成无聊的个性,就算对小胜坦白了,果然还是……

其实爆豪试过,他肯定想知道欧鲁麦特的个性是什么样的。之前那记Smash只是偶然,他按照先前的感觉朝训练墙打上去,是顺利打出来了,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的骨头断了。

原来是这样啊,这具身体一直在接受超出自己体能的力量啊……

第三天,爆豪睁开双眼,自己还是被一堆欧鲁麦特包围着。这不完全没换过来吗?

他被磨得没耐心了,下楼又遇到正在晨练的自己,体内却是绿谷。一想到这点,他的火气就窜上来了。

“喂!”

“啊,早安,小胜。”绿谷正笑着和他打招呼。

“你说我们这个状态到底要持续多久,我啊,现在已经很火大了。”

“我也不知道。”

“当时要不是因为你这个废物冲上来,哪有这么多屁事。”爆豪忽然抓起对方的衣领。


“那时候,小胜你有危险,我的身体先行动起来了……”

“又是这句话,啊啊——又是这句话。”爆豪拳头落在他的脸上,这感觉很怪异,打的是自己的脸,实际是在打别人。

“该不会是你不想换回来吧。”爆豪说道。

“怎么可能…”

“班主任说过吧,心境也是影响互换的条件啊。”

“小胜,为什么会这样想……”

“喂,很好玩吧,想了这么多年,和我的身体互换,终于成为我了,感觉很好吧。”爆豪心底涌起一股怪异的情绪,他的心隐隐作痛,这显然不是他的情绪。

这是废久的情绪?

“我也……很想快点换回来啊!困扰的又不是你一个人!”爆豪看见自己脸上露出了悲伤的情绪,真是不可思议。

他放开对方的衣领,回房间了。心脏像是被无数根细针扎进去又拔出来,他想停止这陌生的情绪,可他控制不了绿谷的感情。

凌晨,心脏已经不会疼了,他睁开眼,四周没有欧鲁麦特的海报,爆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也就是说……

他跳下床跑到浴室前,镜子里的是自己。

“换回来了。”他说出口了。

爆豪脱下那件T恤,换回自己常穿的黑色背心,又躺回床上。

他不理解,也理解不了绿谷那种情绪的由来。

“啧。”回过神来,已经天亮了。

毫无睡意,那么就去晨练吧。

那么不凑巧,一大清早就遇到了那个使他失眠的罪人。

“早安,小胜。”绿谷笑着对他说道。

又是这张讨厌的脸。

是真的讨厌吗?他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声音,他意味深长地问道。

偷跑一张草稿,剩下的明天再画!!!

之前画的自家黑久设定,能力设定还没写完,过段时间再放上来啦!!(私心标个tag)

爱生活爱DEKU:

出胜画手 @吹轰机 描图韩国主胜出画手teng-hrak 原作者推特地址


 @吹轰机 发的带出胜tag的图文





以上是这位画的,下面是韩国太太原画




这位韩国太太的作品收录在这个专辑里,并没有标出胜tag



原作者是2月15日发表在Pixiv,而吹轰机是8月9日发表在lof的,韩国画手的原作地址,可以看见这位太太并不吃出胜


而吹轰机拒不承认描图,并删除了质疑她描图的评论





以下是朋友做的视频比对



这位吹轰机不止一次无授权用了胜出的图片(还是从我微博保存的,我清楚地说过授权转载禁止二改二传,而且我的微博简介也标明了胜出)




这是太太给我的授权


最后想说一句,这是别人发现告诉我的,我真没兴趣看对家tag。


 @吹轰机 朋友你赶紧删了吧,最后占tag抱歉。